衢州学院
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三维校园  ·  联系我们
2018年4月11日《衢州之声》:“活力新衢州 美丽大花园”大家谈 | 打造“南孔圣地 衢州有礼” 挖掘“礼”文化的深刻内涵

浏览:600次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1日

《FM1053衢州之声》: http://mp.weixin.qq.com/s/UZzrFk8SqjOpqyGbuxW7vQ

记者张扬

中国素有“文明古国”“礼仪之邦”之称。中国文化说到底就是一个“礼”字。


 

衢州学院科研处处长、南孔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吴锡标 

(一)南孔“礼”文化折射出强烈的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感

历代政府和世人对孔子后裔寄予厚望,要求在乡者“言必忠信,行必笃敬,以守家法”,否则“人将有指而议之”;入官者应“学圣人之学,心圣朝之心,以自振厉”,使“圣人之道复明于天下,非特在一郡而已”。作为圣裔,既然承“先圣余泽”,就不得“负圣祖之教”,更不得辜负众人的期望,因为“其先愈大,人望之愈深”,即使做得比别人好,仍会被认为“未若其祖”;若做得不好,则会遭到全社会非议,所谓“一有遗失,则人群指而议之,以为不肖人矣”。

孔氏南宗有个后人孔克良赴京前向林弼的告别之词,道出了孔子后裔的普遍心态:“某籍得列学官,今当典教一郡,恒恐弗称,以负圣祖之教,先生幸有言,庶可规于鄙吝也。”从中所体现的战战兢兢、身体力行之心声,折射的则是孔子后裔强烈的担当意识、坚守精神和社会责任感,这正是孔氏南宗“诗礼相承,贤才辈出”,“历二十余世,均足为乡邦弁冕”的精神支柱。

(二)南孔“礼”文化折射出德才并育的教育本质

孔氏南宗的后裔发扬光大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孔氏南宗以“礼”文化为核心的教育思想及其实现为我们当今的教育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孔子第64孙孔尚遂在任乐清县学训导期间,注重德才并育,尤为注重品德修养,营造良好教风、学风,培育了大批人才,“教以孝悌忠信,立身行己之事,不数年而士习文风蒸蒸日上”。

孔子第67世孙孔毓良注重处理耕与学、农事与修身的辩证关系,其家训中所蕴含的“以治耕而治其心”的哲理和人文内涵,使孔氏南宗族人身在陇亩,却勤于求学、严于修身,心忧天下、志节卓然。德才并育的教育理念与实践,折射出南孔注重为人与为学、为人与为事有机统一的教育本质。

(三)南孔“礼”文化折射出优良的家风 

孔氏南宗以《钦定孔氏家规》为纲领性家规,制定众多具体的宗族规制,从中折射出南孔的优良家风和宗族风范。如四明慈水家训强调“立身莫先于立品”“处世莫善于和敬”,待人要“孚以真情实意,不容一毫虚假”。孔氏南宗强调的“教子莫善于读书”“其他莫如教之稼穑”“耕读之外,当视子弟之高下智愚,各授一业”等主张,以及“识艰难,劳筋骨,知物理,通世务,达人情”所注重的意志品质培养和为人处世陶冶,奠定了其优良家风的伦理基础: 

一是在国家社会层面。作为历代崇儒重道的物化载体,孔氏南宗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其国家观、社会观、忠孝观等尤为引人注目。 

二是在家族和谐层面。因“圣裔”地位的特殊性,孔氏南宗与北宗的关系处理不仅是其家族和谐的关键,而且是历代士人关注的焦点。“孔洙让爵”体现的德让之风和名利观,“泗浙同源”体现的统一观、和谐观,从中所折射的“大宗”风范成足为世人楷模。 

三是在个人修养层面。“其先愈大,人望之愈深”是世人对“圣裔”的厚望,南宗士人以“进于道而无忝于圣人”自警自励,表现为其家风所特有的修身观、自律观,诚信观、择友观和友善观,事业观和进取观。 

四是在子弟教育层面。孔氏南宗以“衍圣弘道”为己任,既高度重视族学教育,又积极参与社会教育,在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育环境诸方面独树一帜,体现出德才并育、经世致用以及成人与成才、传统性与时代性、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相统一等教育观,引领优良家风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