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学院
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三维校园  ·  联系我们
【衢院人物】钟腾:中央美术学院就是镜头后的另一个我

浏览:2654次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6日

“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你脑海里都想些什么?”

钟腾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在做梦。”

2018年3月28日,教师教育学院视传专业钟腾成功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的研究生。

“对我来说,摄影就像是时光机器。”钟腾这样向众人描述她眼中的世界,“就像杉本博司说的,时间有一种梦幻能,可以自由来去。”

 

钟腾与摄影的初次“触电”,是一次阴差阳错。2014年,她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了青海。因为没钱,只买到了站票。来回四十六个小时的车程里,她闻着车厢里闷热潮湿的汗臭味,和那些打工仔、流浪汉一起打牌、吃泡面,累了就互相依靠,睡在地板上。她心里突然很震撼。就拿起了手机,按下了镜头。

这组摄影作品名为《无座》,送去参赛,没想到一举中的,获得了浙江省大学生摄影竞赛纪实类的一等奖。

从那之后,钟腾对摄影着迷起来。“快门的前后装载了我的本体,可以随意地抽离再聚集,我和镜头后的自己对话,好像在做一场不愿意醒来的梦。”钟腾笑道,“事实上,梦境时常是我的灵感来源,我喜欢把梦境中的思想抽离出来,再用摄影或绘画的方式还原。”用钟腾的话来说即是:她的梦在向她诉说色彩。

 决定考研时,钟腾正跟同学一起经营“衢院视觉工作室”,旺季的时候两个星期就可以赚两万块。但她有时会忍不住问自己,我就停在这里了吗?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考研,去更大的世界看看。

为了理想中的中央美术学院,钟腾舍弃了所钟爱的工作室,带着所有的积蓄,只身来到北京,过上了为期两个月的“北漂”生活。钟腾说自己“从不打无准备的仗”。“就像摄影一样,我从来都是有预谋的,而不是布列松式的决定性瞬间。”她每天都在留意央美的相关信息,甚至把上一届的录取名单全部背了下来,去找那些学长学姐取经。她还准备了一本日历,每周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每一步都踏得“稳准狠”。但是在北京这个偌大的城市里,人生地不熟,遇到烦心事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我租的那间房子规矩多,每天晚上九点以后才能回去。白天我只能在面包店、咖啡店读书。一个朋友都没有,好几次我就蹲在马路边上大哭,然后给班主任毛立洪老师打电话,他在电话那头一直鼓励我,还借钱给我。”

“考研让我爱上了读书。当我第一次完整而系统地将四年的知识全部捋了一遍的时候,我四年里有过的疑惑,迷茫,通通一笔勾销了。我建立起了自己庞大而清晰的知识网,那种融会贯通的感觉让我着迷。”回想所经历的一切,钟腾无比感慨。

查询成绩那天,钟腾仔细核对了无数遍的准考证号,确认无误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激动得双手颤抖,打电话给恩师毛立洪时,毛老师只道:“我知道你可以的。”

一路走来,来自老师、同学、陌生人的善意支撑着钟腾一直勇敢向前。北上之前,钟腾手里的钱仅够付车票,老师和同学知道后五百、一千的借给她。“老师和同学都会经常打电话问我的近况,微博上偶然认识的一个央美学姐一直给我提供有用的信息,还有一个房屋中介,知道了我的情况,不仅免费帮我找房源,还主动借钱给我。”

“钟腾是一个很有想法,很坦诚的学生。当初她问我,要不要考研?我只说,去吧。她就义无反顾地去了,我为她骄傲。希望她能在中国最高的艺术学府里好好深造,坚定地朝自己的梦想走下去。”班主任毛立洪老师笑着说。 (学生记者 陈乐瑶 雷雅莉 郑溢  指导老师:吴兰兰)